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看中文网 -> 2020微信红包免费领取活动 -> 乘龙佳婿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七章 肃然起敬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之前骂阁下豪门家奴,狗仗人势,是我出言不逊。”

????虽说刚刚在张寿面前时先小意赔情,再直抒胸臆,最后低头认错,但李三儿之前从华四爷口中得知自己放狗咬的是两个举人时,心中就已经吓得不轻,这会儿被方青追出来,他已经做好了万一不行就再次磕头认错的准备,可没想到人家竟是反过来向他道歉了!

????被压在心底的那点不痛快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诚惶诚恐。毕竟,虽说如今风光了有钱了,但在有功名的人面前,李三儿到底还是觉得矮一截。

????自知自己也有错,还是大错,他慌忙深深一揖回礼道“方公子言重了,是小人一时得意忘形,忘记了约束大黑才是。而且方公子骂狗仗人势其实没错,大黑可不是仗了小人偏爱,这些年老是把自己当成叶子胡同一霸?总之,您千万别再说道歉两个字,该道歉的是小人!”

????方青原本已经做好了被嘲讽甚至被谩骂的心理准备,可此时听到这诚恳之极的赔礼道歉,不知不觉直起腰来,他顿时有些面色怔忡。他心情复杂地盯着李三儿,最终再次做了一揖,这才转身就走。

????不要用衣冠容貌取人,更不要认为那种貌似凶神恶煞的人就一定粗鄙。更不要看着风流儒雅的人就为之心折他明明已经有过很多次教训,可为什么从前却一直都执迷不悟,直到这一次来到京城方才终于醒觉过来?

????是不是如同宋混子对他说的那样,从前他的师长们都在利用他冲动冒失的特点,于是放任他在前头当马前卒?还是宋混子只不过是信口雌黄,污蔑那些他曾经非常敬爱的师长们?

????李三儿见方青就这么转身离去,刚刚根本来不及对人那躬身一揖还礼的他顿时有些心虚,东张西望之后就下意识地拦住小花生,从随身钱囊里掏出一把铜钱就递了过去。然而,对付外城那些地头蛇以及南城兵马司时无往不利的这一招,却在小花生面前完全碰了壁。

????见小花生态度坚决地伸出双手,把他那一把钱给推了回来,李三儿只能使劲赔笑脸“小哥,这只是我感激你提点我的一点心意而已好好好,我收回,收回总行了吧?可我还有一件事请教,这方公子他刚刚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他是真的不在意我那点罪过?”

????“人家都道歉了,你还要怎么着?”小花生有点鄙视地瞥了李三儿一眼,随即耸了耸肩道,“方公子这人脾气固然坏了一点,说话常常带刺,但他心地还是正的,只不过眼力不太好这不是我说的,是我家少爷说的,所以这事儿肯定过去了,他也算是吃了个教训。”

????“你要是还觉得过意不去的话”机灵的少年眼珠子一转,突然就有了一个很大胆的主意,“我听说今天兴隆茶社那边,少爷和陆祭酒刘老先生他们提出要在外城也办一座公学,还分什么年龄招生。你既然是有名的富户,不如去捐一点钱?”

????“听说皇上还会给那座学校题匾额呢,今天捐资助学的人可多了,到时候还会竖碑纪念。以李三爷你的身家,我觉得也不必太多,捐个五十或一百贯就够了。”

????李三儿听到捐资助学四个字的时候,脑海中一度想起南城兵马司某些家伙打着乐输名头,强逼人捐款的旧事,虽说心中肉痛,但也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

????可他万万没想到,小花生竟然告诉他,只要掏个五十或一百贯的数目就行了,而且还能在皇帝亲笔题匾的公学之中,树立的那块石碑上留个名字!

????早就攒下几千贯身家,他当然不会把五十一百这种数目放在眼里,立刻点头如啄米道“这可是一等一的善事,我当然乐意凑个数。只是,就只捐这一点点,会不会太少了?”

????“朱二公子竭尽全力也只拿出私房钱三百贯,怀庆侯那些顶尖的勋贵捐了一千贯,华四爷他们那些顶顶有钱的富商也就是八百,李三爷你干嘛打肿脸充胖子?要的是这份心,不是钱多少。”小花生振振有词地提点着李三儿,见人连连点头,他顿时就更得意了。

????“不过捐钱记账的事情,现在是陆三公子在管,你直接去找他就好,千万别听信别人,回头被讹诈了钱去。好了好了,我还要回去给少爷回话呢,不送你啦,慢走!”

????见小花生笑眯眯对他拱了拱手,随即转身要走,李三儿愣了片刻,随即立刻回过神来,连忙上前一把拦住,这才殷勤地问道“小哥你给我指点迷津,我还没问过你名字呢?我这个人最好交朋友,否则也不会有缘和万爷结交,我们也交个朋友?”

????小花生有些讶异地扫了李三儿一眼,却也没在乎人是因为张寿的缘故要和自己结交,还是真的因为自己指点迷津的缘故要来攀交情,当下呵呵一笑道“少爷和别人都叫我小花生。”

????这要是在数月之前,从来没听说过花生两个字的李三儿还会觉得这名字着实古怪,可如今花生和土豆之类的东西在南城那可谓是如雷贯耳。

????所以他知道,在前时第一次御厨选拔大赛时出现过的花生,那是来自海外的一种食材,据说又香又脆,如今在南城根本是有价无市,也就只有兴隆茶社中能吃到,其余那些会馆又或者旧楼饭庄开的馆子根本就没有。

????因此,他瞬间就对拥有这样一个名字的小花生肃然起敬“原来是花小哥。今天你这点拨的情分我记下了,等你来日正好不当值的时候,我在前门大街找家老店,请你喝酒!”

????见李三儿郑重其事拱手谢过,随即转身大步离去,小花生忍不住伸手去擦额头上的汗。

????谁是花小哥啊!他本名叫水生,自从父母双亡,跟着老咸鱼过活之后,这位叔爷就自作主张给他改名叫小花生,于是张寿也沿用至今,可他又不姓花!

????算了,反正如今也没人知道,他真名叫做罗水生。被人叫一声花小哥就花小哥吧

????既是华四爷特地因为方青和宋举人的事情赶了过来,张寿当然也不会慢待这位苏州首富,当下就留了人在张园用晚饭。而华四爷也千肯万肯,当小花生回来,张寿吩咐人带他先在张园转一转,自己则声称先去见养母吴氏的时候,他便连忙起身送了人出去,心里异常高兴。

????走在这座带着很明显苏式园林风格的张园中,他就不会像蒋大少那样拿自家后园来暗比了虽然华家在苏州那座园林和张园乃是同一个当世有名的园林大师设计的,但那位大师在业王之乱后都绝口不提园林,他就更不会拿出来提了。

????一通乱转之后,华四爷就发现,偌大的张园很明显的人手不够,不少院子虽说开着,但内中那些屋子却都铁将军把门。

????而对于这一点,小花生也并不讳言“少爷常常说,就张园这么大地方,要填满所有屋子的话,至少得有比现在多两倍的人手,可要是那样的话,每个月开支恐怕得多好几倍。所以在没赚到那么多钱之前,屋子该空着就空着,人少一点就少一点,不用摆那样的排场。”

????华四爷早就知道张寿出身京城外头的某个小村,说是人和赵国公千金朱莹自小指腹为婚,但各种传言满天飞,甚至连朱莹和张寿怎么一见钟情都活灵活现,坊间甚至还有蝶恋花这种甜得发腻的传奇,可他自小生在豪门,却知道所谓传奇故事从来就不可靠。

????戏文和传奇里各种俊雅书生和富家千金相约后花园私定终身的故事,那不过大多是落魄文人的痴心妄想,而就算是万中无一癞蛤蟆真的吃到天鹅肉的情况,曾经花前月下的美好也一般持续不了太久。

????就犹如卓文君当垆卖酒之后,便是司马相如最终的见异思迁。穷小子自知配不上大小姐,婚后因为自卑,往往会变本加厉地追逐名利,又或者作威作福。他在苏州就见证过好几桩当初看似美满,后来却一拍两散收场的婚姻。

????本以为张寿和朱莹多半也是如此,可自打亲眼见过一次张寿,他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而如今走在这说是皇帝贱卖,实则却很明显是天子厚赐的张园里,听到张寿身边这亲信小厮如同闲聊似的复述主人的话,他更能察觉到张寿当初说这话时的豁达。

????这种不在乎出身,不讳言昔日的豁达,出现在饱经风霜的人身上很正常,可出现在张寿这种少年郎身上,他却没法不觉得惊异。因此,他忍不住就试探起了小花生。

????“那张博士难不成就一直都打算把这些屋子空关着?要知道,屋子要人住才会有人气,若是长时间没人住的话,那屋子里的陈设用具也好,屋子本身也罢,都很容易坏,修缮起来的费用,那可未必比多买多雇几个人来得少。”

????“如果张博士担心外来的人不可靠,何妨派人找可靠的来源买一批孩子?这些从小开始养在家里的孩子都是最可靠的,往往能忠心耿耿,大多数世家豪门的下人,便是由此而来。”

????“再者,就算考虑到有些孩子也许是拍花党不知道从哪拐来的,可换一个角度去想,这些孩子落在张园,总比卖去某些见不得人的去处要强得多吧?”

????小花生本来只把华四爷当成一个有求于张寿的富商来看待,可听到华四爷的这番话,他不禁觉得这位年纪轻轻的苏州首富当家有些眼光。

????沧州那位西城首富蒋老爷的继承者蒋大少固然如今被沧州人盛赞是能干的小子云云,可在他眼中,也就是一个需要张寿点拨才能幡然醒悟的前废柴。大皇子那还是天子之子,可残暴贪婪在前,被他耍得团团转在后。

????所以就和方青从前认定寒门出贵子,富家养娇儿一样,小花生也瞧不太起那些一帆风顺的富家子弟当然张琛和朱二等等这样浪子回头的不算。而且在他看来,他们都是因为近朱者赤,被张寿教过才变好的。

????因此,他此刻觉得华四爷确实颇有眼光见识,就对着人点了点头,随即就郑重其事地说“华四爷这话说得也有道理,我回头对六哥说说看。”

????见小花生明显听进去了,华四爷先是一喜,随即不禁愕然问道“为何不是对张博士说?”

????“六哥是管家啊!”小花生一本正经地说出这句话,见华四爷那分明是眼珠子都快掉地上的表情,他就憨厚地笑了笑说,“我哪能什么事都去少爷面前嘀咕,让六哥去说才最合适。别看六哥好像只跟着少爷出门的样子,其实从少爷的饮食到家里的防戍,他什么都管。”

????“就连家里的账目,也都是六哥总揽。”小花生说到这里,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就算阿六在这方面很不擅长,架不住他能请的外援不要太多。从陆三郎到九章堂其他学生,一堆堆精擅账目的高手。再说,如今是徐婆子兼作家里帐房,吴安人也识字会看帐的。

????华四爷唯有苦笑“我之前就很好奇张园的管家到底是谁,却原来有眼不识珠。”

????当小花生带着华四爷来到小花厅时,正出来的阿六就发现,华四爷看自己的目光竟然和之前有点不同。而等到他一如既往只是用手势请了华四爷入内,小花生上前对他低声转述了刚刚华四爷那番话,他转身瞧了一眼那花厅门口已经落下的门帘,随即就笑了笑。

????“杞人忧天。”

????见小花生有些讶异地看着自己,阿六就耸了耸肩道“以少爷的性格,肯定不愿买孩子来训练,因为这等于助长了人口买卖。再说,我们曾经住的那个村子人口挺多的。”

????之所以没有全部召来京城,是因为很多人习惯了男耕女织的乡野生活,未必喜欢到京城的豪门来过规矩重重的日子,张寿也不勉强。但是,不少五六岁的孩子其实全都想来京城这座张园,还是张寿考虑到府中人手不够没法看那么多孩子,于是直接请了个老师送去融水村。

????而花厅中,原本打算迂回策略在张寿面前刷好感度的华四爷,却是一进门就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壮汉。他乍一眼看去,只觉不认得对方,可发现人看他的眼神中赫然流露出几分藏不住的异色,他就觉得不对劲了。而下一刻,张寿就对他揭开了谜底。

????“这是沧州顺和镖局的总镖头曹五,华四爷你应该知道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